孩子再好,也只能陪伴咱們半程!一位母親到晚年的反思,誰看誰受益

2018年02月06日     1,530     檢舉

雖然這個故事有點長,但我卻認認真真一字一句的看完了,非常觸動,對於所有的父母都有所啟發!

子女

是父母的債

老人生了四個兒子,這在「重男輕女」的鄉下,是無上的尊榮。

人人都說她多子多孫多福氣。她也這麼想,咬著牙把孩子一個個拉扯大,又送他們念了大學畢業。

孩子長大了,要娶媳婦。

大兒媳是城裡人,彩禮自然少不了,親家說:「我知道你家裡困難,彩禮就收五萬。」

老兩口合計了一下,這個錢還真非掏不可,那麼水靈靈個姑娘,這個數合情合理。五萬,就給了。

老大結了婚,第一年就生了孩子,是個大胖小子,把老人開心得合不攏嘴。

大兒媳說:「媽,給我們來帶孩子吧!」

子孫繞膝,天倫之樂,老人想都沒想,一口答應下來。

像世上大部分婆媳一樣,很快,兩輩人就鬧了矛盾。

城裡媳婦講究,孩子的吃穿用度,通通都有門道,洗臉巾和洗澡巾要分開,奶瓶和勺子要消毒,就連泡奶粉用的水,都不能來自自來水管。

鄉下哪有這麼多講究?老人學不來,婆媳倆就吵架。

兒子起初不表態,後來沒辦法了,就找了個機會,委婉地勸說母親:「媽,要不,孩子我們請人帶吧!」

就這樣,一歲的孩子,交給了保姆。婆媳倆的嫌隙,就算是結下了。

沒多久,老二又結婚了。

二媳婦小節不拘,大事倒不馬虎,在彩禮上,就咬死了不放,五萬,最少五萬,給老大多少,當然應該給老二多少。

五萬就五萬,老倆口下了聘,心頭卻暗暗發愁,下回老三老四的婚禮,哪還有錢?

愁歸愁,終究不掩開心,二媳婦是帶著肚子來的,三個月大了,雙喜臨門。

沒幾個月,老人又做起了奶奶。

到底是有過經驗的,這回,她也學會了洗臉巾和洗澡巾要分開,奶瓶和勺子要消毒,跟二媳婦相處了一年,竟然沒幾句爭吵。

問題出在第二年。老三要結婚了。

老三結婚,家裡實在拿不出積蓄了,東拼西湊才借了三萬塊。

親家死活不同意:「你們家沒車沒房,彩禮都拿不出,憑什麼白娶我女兒?」

二老沒辦法,就只得向老大老二要:「爸媽把錢都給你們了,如今弟弟要結婚,做哥哥的理應幫忙。」

話還沒出口,兩個兒子連連拒絕:「我們剛生完孩子,哪裡還來的錢?」

大兒媳是早就跟婆婆不和了,那年索性連年都不回家過。二兒媳呢?她旁的都不在意,唯獨錢銀算得准,老人剛一開口,她就把話堵了回去:「從來沒聽過,弟弟娶老婆,要哥哥給彩禮的。」

是沒有這個道理,老三的婚事,就這麼吹了。

老四有孝心,不想讓父母為難,就發誓找一個能同甘共苦的。

姑娘還真被他找到了,也是個大學生,性格溫順,肯為人著想。兩人是正兒八經地裸婚,姑娘一句怨言都沒有。

老人到底過意不去,翻出了壓箱底的金銀首飾,送給了小兒媳。

婚宴那天,大兒媳和二兒媳坐在酒席上,笑眯眯地開玩笑:「媽藏得可真嚴實,我們結婚這麼多年,也不知道還藏著這麼多好首飾。」

老人怔怔地,像生吃了一個檸檬,心裡酸得發澀。

都說多子多孫多福氣,到如今天命之年,她才察覺這福氣二字,一半是福,一半儘是窩囊氣。

所幸,又傳來了一點好消息:老家的房子,要拆遷了。

這話傳來傳去傳了十幾年,今天才有了准信,算了算拆遷補償,喜得一家人直轉圈。

有了錢,就有孝子賢孫。

那兩個月,兒子兒媳天天往家裡跑,大包小包地拎著,就連一向跟婆婆不和的大媳婦,都一口一個媽叫得親熱。

老人說了:「我這把年紀了,房子遲早是你們的,但老三的婚事,還沒個著落,我實在著急。」

這回大家都不摳門了,大兒媳帶頭承諾:「自家兄弟,結婚那點錢我們能不幫嗎?」

老三在次年結婚。

跟老四一前一後,都生了孩子。

家裡添了丁,原本是喜事。但孩子誰來帶,卻愁苦了老倆口。

老三說:「您幫大哥二哥帶了孩子,照理現在該給我帶。」

老四說:「我結婚沒要家裡一分錢,這我能理解,但孩子我實在沒條件自己帶。」

老三說得在理,老四說得也沒錯,手心手背都是肉,誰都不想虧待,就只能虧欠自己。都說孩子是父母的債,這還債的滋味,如今算是體會到了。

於是,老倆口只得把兩個孫子,都接回了老家,苦是苦點,子孫的樂趣倒也不少。

但小孫子的一場高燒,又燒糊了二老難得的平靜日子。

連續四天的高燒,醫院下了兩次病危通知,老四從城裡急巴巴地趕來,見著了昏迷不醒的兒子,心疼得如同刀割似的,一邊急得抹淚,一邊責備年邁的父母。

「怎麼現在才送醫院?我說了多少次,孩子生病不能用鄉下的偏方!」

老倆口也急,也抹淚,挨牆根站著,聽著兒子的訓。

兒媳婦就更不消說了,一會埋怨自己,沒把孩子帶在身邊,一會埋怨公婆,孩子出了這麼大事,也不知道第一時間送醫院。

那兩個晚上,全家人都在煎著,熬著。

老人們心裡明白,孫子救回來了,兒子的心卻暖不了了。

謝天謝地,孩子沒落下什麼病根。

但老四還是把兒子接回了城,妻子辭了職,專心在家帶孩子。

老三呢,眼見了小侄子的遭遇,心再大也不敢把孩子放老家了,嘴上笑嘻嘻地找了個理由,就把孩子帶走了。

這個家,又空蕩蕩了,孩子們長大了,出息了,娶了媳婦,進了城。有所求的時候,一口爹,一口媽,無所求的時候,連電話都不來一通。

閒著閒著,就鬧出了病。

老爺子半夜去廁所,去了半晌沒回來,老婆子尋著過去,才發現人倒在了衛生間。

三更半夜,叫天不應叫地不靈,把老人急得直喊救命,哆嗦著給兒子打電話:「怎麼辦啊,你爸暈倒了,怕是中風……」

兒子在那頭也急,但遠水哪救得了近火?等救護車趕來,老人情況已經不容樂觀,城裡的四個孩子,連夜趕到了縣裡的醫院,又連夜幫父親辦了轉院,送進了城裡的ICU,突發性腦梗塞,命懸一線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